首页妇女维权热点聚焦
夫债妻还,离婚女不能承受之重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遭诟病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崔郁和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傅莉娟分别提交建议,呼吁修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这让身心俱疲的陈琳和她的姐妹们看到了新希望。

“夫债妻还,我们被‘第24条’害惨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卸下了不幸婚姻,却无辜背上了300多万巨额债务。”在3月初明媚的春光里,陈琳努力地想朝记者笑一笑,但失败了。

陈琳是湖南长沙某国企员工,2003年底,26岁的她经人介绍和刘勇结婚,可是由于性格不合,结婚3年就闹离婚。2007年刘勇离开了家没再回来。一个人生活了5年后,2012年3月,陈琳向法院起诉离婚。

2012年10月,长沙市雨花区法院一审判决:“准许陈琳与刘勇离婚;个人所有财产归各自所有,个人经手的债权债务归各自处理。”

然而,就在陈琳起诉离婚前5个月内,她突然陷入了8起刘勇的借贷官司, 8名债主以刘勇借钱未还为由,将刘勇和陈琳同时告上了法庭,8起案件涉案金额高达337万余元。

陈琳完全蒙了,8起借贷纠纷案件中的借条显示,刘勇借款的时间集中在2010年年底到2011年7月之间。而陈琳早已和刘勇分居,她和刘勇借贷毫无关系,也完全不知情。

但法院对8起案件作出了相同的一审判决:陈琳对刘勇的欠款负连带清偿责任。

2013年4月,法院执行判决,由于找不到刘勇,陈琳成为唯一执法对象,法院不仅将陈琳的工资扣除到每月只发1000元生活费,还冻结了她在婚前所购福利房。

像陈琳这样因离婚背上巨额债务的情形,在长沙和湖南乃至全国都不是特例。记者拿到一张表格,上面登记着22名和陈琳一样的离婚受害女,她们绝大部分来自长沙,也有来自其他省市的。22人均因前夫举债而被法院判决负有连带清偿责任,总债务高达8000万元。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女性在解除失败婚姻后,却要背上巨额债务?

“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第二十四条把我们给害惨了。”22人中涉案金额最多的邵萍对记者说,“我们所有人的遭遇如出一辙:都有着不幸婚姻,丈夫所借款项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们不应承担清偿责任。何况对于丈夫借钱没有、是否恶意借贷、甚至是否虚假借贷,我们一无所知。可是‘24条’使我们全部遭受不公正。我被判决连带偿还1070万元。走投无路时,我们曾打算集体跳楼自杀。”

所谓“24条”,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内容:“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陈琳、邵萍等23人的百余件案件的审理中,法院均引用了这一条作为依据。

对此,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官表示:“其实,我们也明白这一条存在问题,不公允,但我们是依法判决,这样做毕竟没有风险。”

有专家表示,正是因为许多基层法官机械执法,在审判时直接将一方债务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导致对夫妻一方不慎举债、不当举债、虚假恶意举债的片面保护,甚至保护了赌博、吸毒、养“小三儿”、高利贷、非法集资等非法债务,严重侵害了无辜配偶和子女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生活。

这些判决往往涉案金额巨大,远远超过“夫妻共同生活”需求。而证据条件苛刻,不知情配偶难以举证维权。

妇联助“抱团维权”,法院纠错现曙光

两年来,陈琳不停地在长沙市区法院之间来回奔走申诉,结识了3名和她同样遭遇的离婚女。她们相互鼓励相互打气,陈琳牵头成立“长沙反‘24条’同盟”,抱团维权,由最初的4人发展到目前40多人。

她们在给本报记者的控诉信中写道:“我们均因前夫在外‘巨额举债’,无辜被推上了被告席,我们不知情、我们没有参与举债、更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利益,我们对前夫的借贷事实根本无法辨别真假。法院却仅凭白纸‘借条’+‘24条’,判决我们共同偿还或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违婚姻法第41条。”

她们不断抱团向湖南省人大、政协、法院等机构上访申诉。可喜的是,2013年6月,湖南省妇联接到她们的集体信访后,立即联合长沙市妇联,请来阵容强大的法律专家团队为这些女性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

妇联和有关方面的鼎力相助为她们赢来了转机。据悉,长沙中院对数十起案件已下达民事裁定书,进行再审或提审。从陈琳手头一份份来之不易的民事裁定书上,记者看到,长沙市中院再审和提审的理由均为:“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天心区法院,为帮助这些离婚女摆脱不应该承担的债务进行了系列案件的纠错。

57岁的余晖,2009年被天心区法院判决承担夫妻共同债务120万元。2013年7月2日,天心区法院决定对其案件进行重审,并于2014年6月6日再审判决撤销原判;黄莺,2010年8月被天心区法院判决须承担连带责任,偿还夫债30万元。2013年8月,天心区法院决定对黄莺的案件进行再审,2014年5月8日做出判决,对李姓债主要求黄莺承担共同债务的请求不予支持;天心区法院纠错的还有邵萍、余波、李丽等人的案件,或已撤销原判决,或正在重新审理中。目前已经纠错20多起。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天心区法院的判决不再依据“24条”,而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

有法官指出,夫妻共同生活是夫妻共同债务的内在本质,是夫妻共同债务与夫妻个人债务的根本区别,也是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唯一法定标准。

被纠错的受惠当事人余晖对记者说:“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我无法形容心情,只觉得我可以活下去了。”

而陈琳告诉记者,尽管她和大部分姐妹的案件不在天心区,但她们中不少人拿到了提审和再审的裁定书,让她和所有姐妹看到了曙光。“我们坚信‘24条’的废除指日可待,我们的合法权益一定会得到维护。我们之后,但愿不会再有姐妹成为另一方在外以个人名义不当举债的受害者。”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电脑版|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