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家庭频道家庭教育
家庭学科建设的多维度构想
——关注首届中国家庭学科研讨会

在日前举行的“首届中国家庭学科研讨会”上,数十位来自全国各高校家庭学科领域的专家,围绕家庭学科建设这一主题,从家庭学科的价值确立及定位、专业内容的课程设置、家庭学科与家庭建设促进社会和谐的关系、家庭领域专项立法等多个角度进行研讨,完成了对家庭学科的建立与发展的初步构想。

■ 傅安杭

为了更好地宣传和推动我国家庭学科的建设和发展, 2015年11月20日,“首届中国家庭学科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数十位来自全国各高校家庭学科领域的专家,围绕家庭学科建设这一主题,从家庭学科的价值确立及定位、专业内容的课程设置、家庭学科与家庭建设促进社会和谐的关系、家庭领域专项立法等多个角度进行研讨,完成了对家庭学科的建立与发展的初步构想。会议由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发起,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系主办。

家庭学科的历史沿革与学科构建

家庭学科的教学已有400多年的历史,近代家政学起源于美国。1923年,美国在中国燕京大学设立了国内第一个家政系,它强调家事教育是高等教育中的一部分,而非单纯的技能教学。

毕业于金陵女子大学的甘克超对其母校的家政系历史进行了回顾。金陵女子大学于1940年增设应用型学科家政系,培养接受过科学管理家庭高等教育的专业人才服务社会。最开始家政系仅招收4名学生,后期学生不断增加,并与社会系齐名,成为金女大的品牌系。

1958年,家政系因国家院系调整被取消,一直到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复建。1993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与代码》中,与家庭有关的学科只有家庭社会学,因此国内探讨家庭学科建设的研究较少,在高等教育阶段设立家庭学科的研究更是有限。武汉现代家政学院院长冯觉新认为,目前我国家政学研究内容只涉及实际操作和技术层面,缺乏理论高度,少有对于家政学的深层次研究。

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发展家庭服务业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发展家庭服务业的目标。在今后的一段时间,我国将重点发展家政服务、养老服务、社区照料服务和病患服务四个业态。各大高校开始调整高职专业结构,利用各校优势创办家政专业,为家庭服务市场和经营机构培养学生。

然而,目前家庭学科的建立仍处在起步阶段,自身的学科基础较为薄弱,学科概念的界定与学科体系的建设都尚在摸索过程中。围绕家庭学科教学内容以及学科体系的建设,来自不同领域的数位专家分别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指出了高校本科家庭学科与高职家政学科的不同之处:第一,家庭学科作为学科形态被引进教育领域,由本科专业起步,最后将发展成为一个教育序列;高职家政学科属于专科,在创办家政管理专业、进行非学历资格证书教育,发展产、学、研结合的模式方面有巨大市场。第二,家庭学科在大学培养的是未来的家庭福祉工作者、研究人员、教员和具备生活常识的公民;家政学培养的是家政企业管理人员和家政服务人员。有关家庭学科的研究是一个亟待开发的领域,这是申请在高校建立家庭学科研究的初衷。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蒋爱群则对家庭学科的定义以及学科建设可行性表达了忧虑,她建议应当进一步思考,在应试教育的大气候下如何使家庭学科的教育得到教学机构以及学生家长的认可。她提及在现阶段,“家政服务业”“家政服务员”等名称的滥用致使家政学学科概念混乱,存在公众对家政学的认识片面和刻板化的问题。

吉林大学家政系副教授吴莹认为,家庭学科建设需要摆脱过去曾经对家政学过于片面的理解,重新构建自身的逻辑体系。只有根据自身的逻辑体系来确立自主性地位,才能让这门学问找到生存的土壤,以社会需求、时代特征进行科学的定位,服务于人的生活。中华女子学院副教授黄河补充,进一步建设家庭学科需要厘清家政学与家庭学科的关系,家庭学科建设需要有自身的文化和精神内涵作为支撑。

家庭学科的教育内容与目标

从学科实践上看,家庭学科在本质上属于生活科学,偏向于教育学科大类。其教育内容主要体现在价值、知识与技能层面上。在本次研讨会上,家庭学科的教育内容与目标成为与会学者讨论的另一个关键话题。

孙晓梅教授介绍,现阶段家庭学科的主要研究内容包括家庭基础知识、家庭礼仪、家庭的健康管理、家庭的普法教育、儿童的健康成长、高龄老人的生活、食品营养、服装文化、居住与环境生活、家庭理财与消费。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忠魁指出,家庭学科的学科目标应聚焦于家庭生活的科学化、生活方式的现代化,学科体系应涵盖教育的各个阶段。他建议在普通高校家政学专业之外,设立生活学等专业。除本科外,条件具备的高校可以开设研究生层次的专业,以培养师资与学术研究为主,兼以培养现代家庭服务业的管理指导人员;高职院校开设家政学专业及相关专业,以培养专业技术人才为主;中小学里小学教育应回归生活化,开设生活科目,低年级以学习家庭生活内容为主,高年级向社区和社会生活内容扩展。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陈云英根据自己多年来在儿童早期语言发展干预和治疗方面的经验,对于家庭学科中针对儿童的早期干预的教学内容提出了迫切的期望。她指出,家庭成员的重视与参与在促进儿童语言发展上起着无法替代的作用。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陈燕卉强调了营养教育在国民身体素质培养中的重要作用。她提出,在中国现有的国情下,家庭学科若在基础教育现有的课程中,以不同课程的形式纳入和继续推行包括营养学知识在内的健康教育,将对国民健康水平产生积极的正面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工作系教授隋玉杰指出,人口高龄化的速度远远高于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家庭的核心化和长期护理制度的缺失,对社会服务提出了巨大挑战。她认为未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专业化和社会化使得家庭学科在加强家庭的养老功能上将起到推动性作用。

中华女子学院设计学院教授王露认为,在家庭学科中可以通过对服装相关知识的学习,使学生掌握服装的分类、特征、功能等知识,并对服装的品质、卫生要求、面料性质具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了解服装的审美与礼仪规范,用设计来提升家庭生活的品质。

中华女子学院教授潘茵结合进行礼仪教学的实践经验,提出学生行为的可塑性随年龄递减,指出了通过家庭学科重建礼仪教育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教授张荣丽从中国社会立法的发展以及家庭的现状入手,以儿童家庭保护专项立法为例,探讨了在法律上对家庭领域行为和关系进行规范对家庭成员利益的保护作用,提出了关于加快家庭领域专项立法的建议。她提到,应当通过家庭学科让普法教育贯穿家庭领域,提高公民法律素养,使家庭成员的行为以及家庭建设纳入法制轨道。

电脑版|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