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袍唯一非遗女传承人 ——游玉琼

说她是武夷山茶叶界最出名的女人,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武夷山的做茶人里边大多都是男性。做茶需要体力,而在力量上,男性天生比女性更占优势。因此,当你看到第一批,也是唯一一批评选出来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红袍制作技艺传承人里,清一色的男性时,也无需有过多疑问。而在这12位传承人里边你竟然发现还有一位女性时,不禁会略感意外。

她,就是最近刚刚获得福建省科技创业领军人才和福建省优秀企业家及戏球名茶“大师工作室”资格的传承人——游玉琼。

说起游玉琼,在武夷山无人不知晓。如此声名,除了因为她是武夷茶十大品牌戏球的现任掌舵人外,也与她高超的制茶手艺密不可分,女人做茶不易,但对于游玉琼来说,却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困扰。同期的所有女性制茶同学就只有她一个人在这行继续坚持了下来,除了对制茶强烈的热爱,也与家族的影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游玉琼爱茶,不为生活,也不止为事业,她对茶的爱是一种遗传。家里的爷爷与外公在当地都是远近闻名的制茶手艺人,她的父亲游永生是武夷山著名茶叶村——星村村的老支书,为增加村里的财政收入,他带头复兴当地的岩茶产业,他在80年代毅然放下了铁饭碗,在茶叶市场极度萧条的年代,办起了民营茶叶厂,武夷山市永生茶业的前身——九曲茶叶精制厂。游永生的爱女游玉琼,是这个茶厂里的第一个工人,当时负责煮饭。

从小就耳濡目染泡在爷爷外公的茶里,她对做茶抱有极大的热忱与天赋。于是当时这个倔强“任性”的小姑娘,在这个茶厂厨房里煮着煮着,就扔下饭勺,开始跑到做青间,和老师傅举起竹筛学起了做茶。这筛子一举就不曾放下,至今已近四十年。

如今在武夷山业界已经成为大师级茶人的游玉琼,本只需要制茶讲课,就可以享受轻松舒适的生活,如很多茶人的选择一样。这样看来才是武夷山这座慢生活城市的最配套生活方式。但是,她却不这么认为。

“在岩茶的世界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师。谁敢说自己真的通晓了岩茶?岩茶的道路,从来没有止境一说。作为传承人,我理解的传统,不代表固步自封,按照一个步骤按部就班的来。我认定的传统,是奇妙的,是变化的,是能够引导人不断创新的一种规律。所以,必须准备好迎接它每一天的挑战。这也是在我的“大师工作室”里,我和学生们的主要课题。”

“技能大师工作室”是国家在近几年着力创办的一种新型人才模式,主要选择科技和技能含量较高的产业和大型骨干企业。其创办的资质要求也奇高,所以,想要开办“大师工作室”非常不容易,同时也要对行业的创新开拓和发展也承担着更大的责任。而正如前文所说,游玉琼并不喜欢安逸休闲的生活。在她近40年的制茶生涯中,表现出的是一种热烈积极与求知若渴的状态。作为国家的传承人,除了自己钻进了茶里,带徒授课更是她的一项乐事。谁来请教制茶,她从不故弄玄虚,而是坦诚答疑解说,甚至亲自示范。

“传承人,不是一个头衔,用来告诉别人我多厉害。传承人的真正作用,其实是告诉我自己:我已经有了责任和义务,要把这门祖宗的手艺传给后代,把这门传统的手艺推出山外让现代人看到它,欣赏它,赞叹它。而’大师工作室’就是我传承的载体。”  目前戏球名茶大师工作室里已经储备了一批她培养了许久的精英茶人,接下来还打算继续不断吸纳,培养一批又一批的新人。而传统和创新,就是她在“工作室”里永恒不变的课题。

“我们行业里缺少一股子劲头,一股求新求变的劲,一股爱折腾的劲,一股不安于现状的劲。缺少这些劲,岩茶道路很难走得广阔。现在的茶行业依然很传统,很多年轻人也根本不喝茶。不要让我们自己的后代,喝到的第一杯茶是外国人的茶。我们这些业内人,需要很努力地去做。”

“做”,除了做茶,除了传承手艺,她还专门为人们了解茶文化,尤其是岩茶,开辟了一个窗口——【戏球研茶社】。让想要学习岩茶知识的人,在繁杂的信息环境里,能有一个纯粹的地方,专心学习知识。于“传承”一事,我想游玉琼已是做到淋漓尽致。

电脑版|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