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妇女联合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妇女维权 > 热点聚焦

婚外情频暴露,原来卧底在身边

时间:2016-06-13 来源:中国妇女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妻子暗中布眼线,丈夫出轨被发现。一份保证书,留不住背叛婚姻的心。以为是缓兵之计,却最终让自己净身出户。视忠实与承诺为儿戏,终将付出代价。

另结新欢,婚姻告急

十三年前,齐珍和叶建相识于一场婚礼。当时齐珍是伴娘,席间一些年轻宾客起了玩儿心,轮流敬她酒。叶建“英雄救美”替她喝了好几杯,开玩笑让齐珍请客答谢。两人就这样相识相恋,一年后结婚。

婚后第二年,齐珍生了一个儿子。为了给妻儿创造好的生活条件,学建筑专业的叶建开始寻思着赚外快,平时在公司上班,周末和节假日就接一些设计和监理的兼职。那个时候,叶建和齐珍都一心想着让家庭更富裕更幸福,却忘了有些时候,富裕和幸福并不容易兼得。

凭借工作中积攒的经验和人脉,加上在西部大开发中发现了商机,2007年,叶建辞职,和朋友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先是在广西自治区内寻揽工程,后来又把生意做到了外地,在外面应酬的时间越来越多,身边的女人也多了起来。齐珍不止一次听亲戚朋友说看到叶建和女人一起出入饭店、KTV。可每次妻子问起来,叶建都说那是交际应酬逢场作戏,他心里真正在乎的只有齐珍。

对于叶建的话,齐珍不敢全信。不过她比较聪明,没有因为心里不安就疑神疑鬼,而是不露声色地在丈夫的大本营里为自己安插了一个眼线。

2012年末,叶建的公司招聘。碰巧齐珍的远房表弟吴鑫托她找工作,她就瞒着丈夫找了一些间接的关系,把表弟安排进了丈夫的公司。叶建不认识吴鑫,齐珍也特意嘱咐表弟不要在人前提起她,为的就是让吴鑫成为她的另一双眼睛,在工作的同时帮她注意叶建的动向。

2013年6月的一天,齐珍接到吴鑫打来的电话,说姐夫当天带着他和几个同事到工地验收,回程路上把车停在一个居民楼下,然后上了楼。

齐珍很快便赶到了吴鑫所说的地方。傍晚时分,叶建和一个长得年轻小巧的女人有说有笑地走出居民楼,正好撞见了怒气冲冲的齐珍。叶建其实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可齐珍并不理会他,而是直接把他身边的女人林娇训斥了一番。争吵中林娇说出了实话,她和叶建在一起已经两年。

写下保证,净身出户

齐珍发起脾气来非常倔,一再坚持要离婚。为了安抚她,叶建写下保证书,承诺再出轨就净身出户。但齐珍无法完全释怀,还是叮嘱表弟留意叶建。

2014年底,齐珍再次收到了一个让她不安的消息。吴鑫说叶建一个人去北海出差,却让人订了两张机票,从名字上看,应该就是从前那个第三者林娇。她不想再给叶建蒙混的机会,于是和吴鑫一起赶去北海,收集丈夫出轨的证据。

吴鑫从同事那里打听到了叶建入住的酒店,以给叶建送重要文件为名,在酒店前台查询到了房间号码,以及他和林娇一起入住的信息。然后,齐珍像上次一样,直接把丈夫和第三者堵在房间,并暗中用手机的摄像功能录下了全过程。

2015年春节过后,齐珍再次告到柳州市柳北区法院,要求与叶建离婚,按照他的保证书处理夫妻共同财产。而叶建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说保证书是在齐珍的胁迫下写的,证据则是齐珍暗中取得,来源不合法。

法院审理后认为,法律上所讲的胁迫,是指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道德准则,以给被胁迫人或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使对方产生恐惧,被迫做出违背真实意愿的意思表示。叶建没有证据能证明齐珍当初胁迫了他,齐珍要求他写保证书才撤诉不离婚,也不是能造成损害的要挟。

另外,私下安插眼线虽然不光明正大,但齐珍取证时没有欺诈,也未采取非法手段,这些证据能证明叶建出轨,取证方法并不影响保证书的效力和所承诺的内容。

2015年8月,法院认定保证书有效,判决齐珍和叶建离婚,全部夫妻共同财产都归齐珍所有。

网站建设建议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