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妇女联合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妇女发展 > 双学双比 > 科技致富培训

给传统畲银插上文创的翅膀

时间:2017-02-08 来源:福建日报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年代,大学生自主创业早已不是新鲜事。创业初期是烧钱的阶段,然而,对于20多岁的林晓峰来说,并没有多少钱可以烧。2013年,他带着2万元积蓄从厦门回到宁德,成立了畲羽文创手工坊,开始了他的畲族文创梦。细分市场、找准目标人群,让林晓峰的业绩不断攀升。创业初期的成功,除了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更有一份责任和担当。就像他说的:我们都是从畲村走出来的孩子,创业不仅仅为了盈利,更要有传播畲族千年历史文化的责任和担当——

求生存 背上畲银全国跑

林晓峰的家乡是宁德市蕉城区金涵畲族乡,从小耳濡目染古老的畲族文化,让他对传统工艺充满了兴趣,大学时期便选择学习艺术设计。2012年7月,林晓峰大学毕业后,在厦门的一家台湾设计公司工作。

这一年,他见识了来自台湾的传统文化元素借助文创焕发新生;在厦门,他也见到了许多手工艺品牌的兴起。“这些,在我家乡宁德却很少有青年人做。”他说,在金涵畲族乡,有中华畲族宫,也有丰富的畲族文化和传统畲银、畲族服饰等手工艺,它们都是文创产品的良好素材,但它们正与年轻人越来越远。

“带着对自己艺术设计的信心,我回来了!”2013年,揣着工作一年存下的2万元积蓄,林晓峰回到了宁德,与两位同乡的朋友,开起一个工作室,取名“畲羽”,产品从制作畲银开始。“刀耕火种、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为畲。畲族人崇拜凤凰,百鸟朝凤,千年畲族文化的魅力为羽。我的两位合伙人,都有7年以上的畲银制作经验,还是本地畲银龙头企业的工艺总监,保证了手工产品的质量。”林晓峰介绍,三人有明确分工,两位年轻的师傅负责制作,他负责销售。

“工作室刚开不久,钱就基本花光了,怎么办?背着前期制作的产品,全国跑。”林晓峰设计的第一个产品,是一套莲花银饰,包括一个镯子、吊坠、戒指、耳钉四件套,以传统畲银工艺打造。产品较为简洁,注重既不过于现代,又不脱离民族风。师傅制作了三十多件,他装进背包便往大城市“跑量”。

这段时间,是这个团队最为艰苦的阶段。他的第一站来到厦门,“一天要拜访几十家饰品、礼品店,向对方介绍畲银,希望对方腾出空间销售自己的产品。如果对方拒绝了,就当是推广畲银文化,如果接受了,我们就能赚钱运营下去了”。终于,他找到了第一家合作商——鼓浪屿上的一间民族风礼品店,对方把他的畲银产品摆满了一整面墙。

就这样,他跑遍了泉州、上海、江西、河南等地,为生存而奔波。“当时,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不信任,看我一个小孩子上门兜售银器,是不是假的?”他说,前期的推广,需要更充分的沟通、更多的努力才能被接受。但第一个月,他销售了两百多件。

幸运的是,2014年,林晓峰的团队入选“宁德市高校毕业生市级创业项目”,获得了5万元扶持资金,同年入驻大学生创业园,免租金的同时,获得每人每月350元的补助。

2014年中旬,畲羽开始盈利。他们生存下来了!

细分市场 做年轻人的畲族文创

当时,在宁德市,大大小小的畲银企业有15家,其中两家龙头占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如何寻找生存空间?

他们经过市场调研发现,本土大多数畲银企业,以传统银饰生产为主,体积较大,成本较高,不适合年轻人经常佩戴;同时大多产品应用于宗教、民族节庆,日常使用较少。基于此,他们提出自己的产品定位:客户年龄在16-30岁之间,性别女,定价在一两百元。“饰品挂件在年轻人中拥有越来越广阔的市场,这一年龄段的女性,身边银饰平均不少于十个。我们能不能有竞争力,取决于基于畲族元素的设计,能不能更符合八零九零后的审美。”林晓峰说,他们在工艺、理念上进行了一番改进和融合。

一方面,他们将原来极其繁复的畲族银饰进行简化,在时尚的设计中又不失畲族图腾、标志物等传统元素。“原先的100多道工序,我们进行了简化,并在裁切、焊接工艺上进行调整。”

这样一来,银饰就从材料上“解放”出来,与其他介质更易于结合:樱桃手链、项链、紫檀木与银器镶嵌而成的佛珠、水晶与银饰结合的戒指、青金石与银饰镶嵌的耳钉……其次,在包装设计上,寻求包装精细化,把畲族文化信仰与时尚卡通形象等结合,让传统元素潮起来。此外,为了适应年轻人不断变化的需求,他们坚持每月都出新设计、新产品。

另一方面,在销售上,他们独辟蹊径,寻找年轻人的“入口”。

“我们寻找的,是投入不大、节约资源、年轻人聚集的场所。”林晓峰找到了高校周边的格子铺。“第一家尝试的格子铺,是在复旦大学,由我们租下一间格子铺,每月成本600元,并交给一名勤工俭学的艺术设计专业的学生管理,利润共享。”短短半年,不但成功盈利,这位学生每月收入也能达到七八百元。之后,这一模式在厦门、泉州、武夷山以及河南郑州推广,我们不但有了销售渠道,也解决了十多名学生的勤工俭学。

除了成本低廉的“格子铺”,他们还在文青聚集地寻找合作伙伴。“除了鼓浪屿,我们在曾厝垵、泉州西街都找了合作商。我们对合作商的要求是,首先是年轻人,自主创业者,对手工文化感兴趣。”林晓峰说。

有了渠道,畲羽的销售成绩持续走高,“从2014年的50万元到去年的200万元,每年都能翻一番”。

圆梦想 “畲族文创+”的发散思维

近日,畲羽工作室制作完成了两个畲族卡通人物。“我们设计的是一对双音姐妹花,姐姐叫畲小羽,妹妹叫畲小甜。”林晓峰说,双音是畲族“非遗”,“羽”代表畲族凤凰的羽毛,甜代表畲族的乌米饭、糯米糍等等美食,人物的形象设计则是典型的畲族女性服饰。

卡通人物的设计,从去年9月启动。“许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卡通吉祥物,比如厦门有‘厦门猫’,我们福建省也有‘虎建’,但畲族没有自己的卡通吉祥物,我们一直想设计一个。通过两年的沉淀,我们有了一定资金,可以做想做的事情了。”

有了卡通人物形象,接下来,工作室进行文创周边产品制作。目前,以三公主的传说故事为原型的情景动画片已经进入运作,“畲小羽”“畲小甜”折页、画册等将于今年面世。“我们的产品线延伸到畲族卡通人物书签、明信片、笔记本、手记挂坠等,产品还将融入中华畲族宫,猴盾、上金贝等畲族地域元素。”

此外,畲羽还与本地口琴厂商合作,制作了全国唯一一款畲银小口琴。“蕉城口琴全国闻名。我们以畲银工艺制作了4厘米长,四孔八音的迷你口琴,既可以佩戴,又可以演奏,并以畲族图腾装饰,富有文化内涵。第一批制作的100只口琴被专家们高度赞赏。”他说,虽然每只售价超过200元,但目前一年能卖出三四百个。

“我们从最初的小众品牌、小微企业一路坚持向前走,将来即使做大做强,也会保持匠心和创新不变。”林晓峰说,“我们都是从畲村走出来的孩子,创业不仅仅为了盈利,更要有传播畲族千年历史文化的责任和担当。”

网站建设建议 收藏 打印 关闭